全国免费电话:13197483649

公司资讯

2号站注册登录傍“火腿”上市1亿撬动上市公司“

  1月6日晚,康跃科技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康跃投资将以8.8486元/股的价格向盛世丰华转让其持有的29.90%的康跃科技股份,共1.05亿股,转让价款共计9.27亿元。交易完成后,盛世丰华成为康跃科技控股股东。

  尽管康跃科技交出的2019年“业绩单”令人堪忧,但此番“易主”后,股票连拉四个涨停板,股价上涨幅度高达20.34%。

  “PE+上市公司”模式曾一度盛行。2号站“PE低价买个上市公司,把优质资产装进去重组,然后剥离掉原有的劣质资产,在找个合适的时机更换公司名称。”二级市场股价上涨后,PE获利退出,上市公司获得优质资产,皆大欢喜。

  然而,这一模式也存在挑战。并购监管日趋严态,一旦出现关联方资产收购的溢价脱离实际等现象,监管势必会进行问询。其次,很多被并购的上市公司存在商誉减值等诸多问题,PE机构接盘后,未必能实现获利退出。

  “PE+上市公司”模式是伪命题,注定走向衰落?还是将随着PE机构参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方式多元化而成为常态?当上市公司遇到PE大佬,一场资本游戏就此开启。

  2011年9月,浙江天堂硅谷和上市公司湖南大康牧业共同发起设立天堂硅谷大康产业发展合伙企业(天堂大康)。其中,天堂硅谷全资子公司恒裕创投和大康牧业分别出资3000万元,各占天堂大康出资总额的10%。其余80%部分的资金则由天堂硅谷向社会自然人与机构投资者募集。

  天堂硅谷和大康牧业的这一合作模式,在当时备受关注。天堂硅谷通过自身平台及资源寻找并购项目,项目把关则由专业性比较强的大康牧业负责。大康牧业借助天堂硅谷的资金及资源在畜牧业领域进行产业整合,天堂硅谷作为基金管理人获得管理费收入和投资收益超额奖励。

  优势互补,各取所需,理想很美好,然而资本天性逐利,上市公司和PE追求的利益点是不同的。在现实中,大康牧业并没能如愿的将天堂大康控股的优质项目装入囊中,没有优质资产的注入,其利润增长也远不达预期,最终双方对簿公堂。不过,后来在反复沟通下,双方握手言和并设立了新基金。

  虽说天堂硅谷创造了“PE+上市公司”的首个案例,但这一模式的最初实践者却是高特佳。高特佳的打法是先收购未上市公司,然后通过IPO,助其登陆A股市场。

  2007年,高特佳以1.02亿元的价格收购博雅生物85%股权,以投资公司的角色控股一家公司的大胆做派一度让业界“惊为天人”,因为之前并无先例。甚至不少人推测,高特佳控股这家公司很有可能是触发了回购条款不得已做出的选择。

  据了解,当时博雅的大股东因个别原因欲将博雅生物出售,而高特佳此时正有涉足医疗领域的打算,一番沟通后,收购顺利完成。2012年,高特佳将博雅生物带上创业板,创造了“PE+上市公司”的经典案例。

  中钰资本借“火腿”曲线年间,IPO暂停,PE机构退出受阻。“PE+上市公司”成为机构退出的主要模式。

  2016年,信中利的全资子公司中驰惠程和中源信以16.5亿的资金收购深圳惠程前实控人任金生、何平所持有的11%的股份。其中,13.35亿的资金来自于中驰惠程,而在这13.35亿资金里,仅有1.35亿为汪潮涌的自有资金,其余12亿来自于招商财富融资。这部分资金的获得由汪潮涌持有的信中利股权和信中利部分项目股权质押所得。

  2017年,朴素资本以旗下私募股权基金朴素至纯为出资主体,用12亿购入四川金顶20%的股份,并取得了控制权。朴素至纯规模为13.4亿元,其中,朴素资本出资6亿元,其余资金来自于朴素资本管理的6只私募股权投资基金、1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及其他投资人。

  也有人对此模式提出质疑,认为“PE+上市公司”多属于“弱弱组合”,“如果上市公司的投资和并购能力很强,在具体并购项目中同步实现融资的能力就很强,2号站并购前先行搭建基金解决资金的必要性不大。如果投资机构很强,也没有必要以退出平台为条件来进行募资,因为用退出来保障投资和资金募集,只能从侧面验证投资机构的能力太弱了。”

  “PE倍数要低,最好低于历史平均值。商誉也不能过高,2号站注册登录商誉的本质是用钱买来的一种需要逐笔摊销还清的负债。如果一个公司的无形资产达到几十亿,这本质上是个巨大负债。ROE和过去三年的复合利润增长率应大于10%和15%。”某业内人士告诉融中财经,在选择上市公司时,需要PE对企业做专业而深度的调研,这也是以后机构能否顺利退出的关键。

Copyright © 2014-2016 Www.AdminBuy.Cn 版权所有    宁ICP20414165    咨询热线:13197483649